欢迎访问天览故事网!

网站地图

天览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>情感

婚姻这所的房子可以住很多人

时间:2020-08-18人气:134来源: 网络

  当人们改变主意时,没有一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。爱情世界里没有第三者的空间,但婚姻根本不能由两个人决定。当我明白这个道理时,我已经无视母亲的反对,嫁给了安平。

  我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安平。他从一所名校毕业。他风度翩翩,懂得照顾人。半年后,当我们讨论拿证书的时候,我母亲郑重地跟我说话。她说让我仔细考虑一下。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。安平的家在中国东北的农村。她有两个兄弟,一个姐姐和一个大家庭的孩子。像我这样的人是受不了的。我嘲笑妈妈,我说:“我娶的是安平,不是他的兄妹。”母亲叹了口气,停了下来。结婚后,我和安平回到了他东北的老家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家人。婆婆很快,但公公很安静。两个嫂子有点阴阳。

14.jpg

  喝了三天的酒席,七位阿姨介绍我认识了。我悄悄地向安平抱怨,安平说要有耐心。只有这两天。但我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。我用安平贷款买了一套房子,首付由父母补贴。我让安平打电话给公公婆婆,问他们是否可以象征性。我在妈妈家也有一张脸。安平狠狠地瞪着我说:“如果你想喝我父亲的血,我作为一个大学生,我母亲的血就会被夺走”,我的心被堵住了,我的父母很容易供养我吗?房子装修好后,安平和我商量,他想带父母去城里住。他们年纪大了,两个兄弟的条件不太好。

  虽然我不愿意,但安平是他们的儿子。我是在正统的家庭教育下长大的,这是最可笑的事情。我岳母来了,我微笑着迎接她。家里又多了两个人,不便之处很快就出现了。我婆婆从不敲门。有时我和安平厌倦了呆在房间里。婆婆突然打开门,问东西在哪里。我得了强迫症。安平一和我做爱,我就想检查一下门没有锁上。因为岳父在家,我晚上也想打扮一下,上厕所。我还需要穿上安平的大衣服。公公婆婆都是勤快的人。如果他们呆在家里,他们会把一切都打扫干净。把春夏秋冬的衣服拿出来用洗衣机洗也不算。我把保存多年的内裤和旧书都卖给了收藏家。

  我试着忍住心中的火,对婆婆说:“没事的话,我就去社区的健身器材去锻炼,我自己来安排自己的事情”,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的,但安平晚上就进了卧室。他的鼻子不是他的鼻子,他的脸不是他的脸。他说:“易小媛,我妈妈60多岁了。她帮助你工作。你不用说谢谢。你为什么还摇着脸给她看?”我哭了一整夜,安平整晚都在抽烟。不管怎样,他们都是公婆。我会闭上眼睛让它过去。但是一个接一个,我就是不能笑也不能哭。婆婆说住在城里很无聊,她想做安平的三姨。安平说这很容易做到,并请三姨住几天。结果,婆婆把韩剧里所有的老姐妹都叫“什么是爱”。每天回家的时候,我都怀疑自己是否进错了门。沙发上,放着三个阿姨的干烟袋,我阿姨的假牙浸在床头柜上的水杯里。我完全沦为一名厨师。一开始,我去饭店点菜,但婆婆说:“小媛,饭店的菜太贵了,吃不起。你干得不错。”

  终于有一天,我放下一个大家庭,回到我妈妈家。母亲长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第三天,安平带着阴沉的脸带着我回家。这个家庭就像战场。几个阿姨被撤回了。婆婆长着脸,叹了口气。我做了粥,告诉她不要吃。当晚,安平对我说:“晓媛,我们在农村做大学生不容易。我父母努力工作要放弃我。“我不能忘恩负义,”他说:“为了弥补我的大学学费,我二哥把他的婚姻还给了我。我父亲去给别人当建筑工人,从家里摔了下来。他几乎……”含着泪水,我把安平搂在怀里说:“安平,我一定尽力做个好媳妇,我保证。”我们家真的成了安平村的避难所。村里的第一站是我们家,谁去看病,谁去城里打工。经常我推开房门,坐在沙发上的几个红脸男人,开始站起来叫我嫂子,可是在饭桌上,老天,他是第二个。婆婆出去散步时,我和安平吵了起来。我说:“安平,我娶了你,不是你的家人。我不要求太多。我只想让我们都有一个安静的家和一个世界。是不是太多了?工作一天后我累了。我想回家看一些CD,听音乐。这太过分了吗?”

  安平平时是个容易沟通的人,但说到家庭,他就像一只刺猬。他说:“易小元,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们农村人,但是没有那些农村人,你吃什么喝什么?”太荒谬了。我砰地把门关了出去。秋天到了,公公婆婆终于决定回去了。临走前,我想搬家超市,但安平还抱着一张脸,好像我欠他800块。但想想即将到来的幸福生活,我知道。但还没结束。3月份,我总是吃不下东西,闻到一点烟味就呕吐,我去医院检查,就是怀孕了。我要当妈妈了。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。我迫不及待地想买很多好吃的东西回家,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安平。但一开门,我就愣住了。我的哥哥和嫂子坐在我家的客厅里。地上,一堆乱七八糟的家当。安平说,哥哥和嫂子去城里打工,想在家住一段时间。我强颜欢笑地向他们致意。

  一周后,我把孩子打昏了。

  姐弟俩终于在安平的安排下开了一家水果店。小姨子又进来了。她想复读,再次参加高考。城里的辅导班比较好。就这样,我一年四季都住在我家里。我累了,每天尽量晚回家。

  我知道安平也很累。当我每天吃饭的时候,我会急忙为我提供食物和蔬菜。但我觉得很不舒服,这让我更像是这个家庭的客人。我们每个月得付3300元买这所房子。我的工资和安平的工资都减了七、八扣,所剩无几。不过,只要家里有电话,安平总会借钱送回家。安平怕我跟他吵架,背着他干这些事。我和安平结婚三年了,买了一把衣服。我不明白。如果一个大学生在农村,他欠每个人一个债?

  那天,我回到妈妈家,我忍不住哭了起来。我说,“妈妈,我活不下去了。“我想和安平离婚。”母亲说,“晓媛,你应该明白安平应该帮助他的家人。他不欠你。一开始,你愿意嫁给他。他什么都没骗你。如果你爱他,你就必须接受关于他的一切,包括他的家庭,包括他的生活习惯和社会背景。安平不容易。在你和他的家人之间,他一定是被人孤立了,而且很体贴。有时候你反复无常。他处处对你宽容。你应该想想他的好意……”我知道安平很好,但我只是想要一个安静的家,这太过分了吗?一周后,安平来接我回去了。他说:“晓媛,我知道你很委屈。我会尽力改正我的问题。我进城后,父母不了解情况,很虚荣,好面子。我总是鼓励他们虚荣心。我想我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了他们,他们会理解的。”这是安平第一次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。我握着他的手说:“安平,我也在检讨自己……”那晚,我们第一次敞开心扉。在安平上大学之前,

  妈妈得了乳腺癌,为了安全上学,妈妈坚持不动手术。结果,安平去了学校,骗了妈妈,说她进医院不用交学费。”安平说:“晓媛,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农村家庭要为我4年2.8万元的学费买单。我母亲生病时,她去城里当保姆。当我父亲去建筑工地时,我大哥几乎和我嫂子离婚了。二哥直到毕业才娶媳妇……”我的眼泪掉了下来,抓住了安平的手。安平说:“妈妈和我谈过了。我知道我太过分了。我们仍然相爱,对吗?我们要为这段婚姻努力工作吗?别轻易放弃我使劲点头。安平安排嫂子住校,他不再放下工作,帮哥哥、嫂子创业。

  安平说他会努力工作,不会让我这么努力。他说:“老婆,我们都三十多岁了。我看着我深爱的男人,心里充满了五种味道。夏天来了,婆婆打电话说二哥家想买地。让我们赞助一下吧。安平看着我,问我多少钱。我岳母说她会得到八万九千。八千九百万?安平的声音提高了。我的心也闪了一下,我们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八九百万到哪里去收?安平说:“妈妈,我们也不怎么有钱。让二哥少买点地,以后有事我们会帮忙的……”安平的话停了下来,那边的电话也挂了。当晚,安平睡不着觉。我说,“我可以放个长假。“我要去看望我的父母。”安平怀疑地看着我。我向他保证我会处理好的。

  我带着向母亲借的3万元钱去了安平村。我岳母看到我来很高兴。她去摘菜园里最新鲜的蔬菜,让我岳父去买肉。我和婆婆经常问她,安平从小是不是很会面子的孩子。我婆婆答应了,她从外面被欺负回来后,从来没有说过。我把安平这些年在外吃饭的艰辛告诉了婆婆。我对婆婆说:“我以前很无知,因为我在家里总是和他有矛盾。其实,这个家最难缠的人是安平……”

  公公婆婆好久不说话了。我拿出那3万元,说:“妈妈,不要太小。如果我和安平有什么关系,我们一定会帮忙的,“人们改变主意,没有一个结是解决不了的。在我岳母家住期间,我和她谈了很多。我岳母也是个母亲。我觉得和她很亲近。我上了火车,婆婆说:“小媛,生个孩子吧。”说完,他就拉着袖子擦了擦眼睛。回到家里,我看到婆婆给我做的被子里整整齐齐的3万元钱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家里亲戚少了。我问安平,是不是大家都觉得我特别坏,不会再来了。安平把我抱在怀里说:“是我父母告诉他们的亲戚朋友,他们不让我们来城里,说我们生活不容易……”

  我心里暖洋洋的,我说:“明天给家里寄点钱,冬天快到了,回家买煤!”安平点点头。安平学会了按我的能力行事,我学会了如何沟通,我岳母也懂得理解。我知道我们终于度过了婚姻中最艰难的日子。很多住在房子里的人真的可以原谅对方。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