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天览故事网!

网站地图

天览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>情感

妈妈的易拉罐

时间:2020-10-19人气:269来源: 网络

  全世界的妈妈都一样,全世界的妈妈都不一样。相同的是他们的爱,不同的是他们的心。

  小时候一直很讨厌妈妈,喜欢捡易拉罐。

  五颜六色的瓶子让骑着自行车飞奔的妈妈赶紧停下来。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所有的图案砰的一声变得模糊不清,罐头在我妈脚下被踩成了一个压缩的柿饼。母亲弯下腰,高兴地捡起来,满脸春风地扔进自行车前货箱。

16.jpg

  我妈这一套动作做的太熟练了,我不得不怀疑她每天练的频率。越是这样想,越是懊恼。没想到背后会有一个“金光闪闪”的妈妈,但我不想让人指着我的后背,悄悄嘲讽我有一个“捡废品”的妈妈!

  渐渐的,我不跟妈妈上街了,住在妈妈建的舒适区。我活的很自由,罐头的声音永远消失在耳膜外面。

  没想到又遇到了。

  十八岁那年,我在另一个城市读书,突然得了麻疹。高达四十二度的体温让我的心电图失控,嘴里吐血,眼睛几乎失明。躺在病床上,死亡离我只有一步之遥。我喃喃道:“妈妈,妈妈,请送我去北京就医。”对生活的渴望让我想握住她的手,却不舍得放手。在火车上待了几天的母亲赶到医院,跌跌撞撞地映入眼帘的时候,我已经脱离了危险。我妈一把抓住我的手,深深的抱在怀里:“我的孩子,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。就是卖铁锅,我送你去最好的医院治病!”

  出院时,经学校同意,妈妈带我回家疗养。一路上,我妈把我裹在一个婴儿里,一路搀扶着我。深夜,我在岳阳下了火车。

  昏暗的灯光和几个人散开后,我妈扶着我说:“我今晚回不去了。我们找个酒店住吧!”在长长短短的巷子里来来回回的询问,客栈老板苦涩的眼神让我渐渐感到愤怒。我妈说:“我再问这个。如果还是那么贵,那我们先回到第一个,只有那个便宜。”我点点头,然后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场景。半夜,砰的一声,我妈弯腰捡起那罐“烂柿子”,放进口袋...

  我差点冲到我妈面前,一把抓住她的口袋,拿出“烂柿子”愤恨地扔在地上:“现在几点了,你还在捡这个东西!”

  我妈僵在那里,半天没出声。然后她把我拉到最后一家酒店。没有要价,她直接生活...

  把一个废物罐送到废物收集站要五美分。我妈平均每天能捡二十罐,一个月三十块,差不多是我妈一个月的生活费。

  我妈自己开了个豆腐作坊,凌晨两点起来磨豆腐,月收入400。那笔钱不能随便花,400块钱,是我学生时代的普通开销。

  四年的学习,妈妈没有买新衣服,也不忍心奢侈的多吃肉。她只是捡起散落在街道各个角落的罐头,卑微地生活着。

  知道这一切,我已经大学毕业了...

标签:

最新文章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