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天览故事网!

网站地图

天览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>神话

张果老娶妻

时间:2020-09-01人气:109来源: 网络

  很久以前,在扬州六合,有一个看果园的老人,姓张,又瘦又能干。张有一个邻居,名叫,当时是扬州政府的一个职员。他辞职去了六合县。舒威有一个14或15岁的女儿。舒威要求媒人为女儿选择一个好丈夫。

  张听了,喜笑颜开。一天,他邀请媒人到他家,安排餐桌。饱餐一顿后,他对媒人说:“我听说舒威的大女儿要嫁人了。”至于我,虽然我年纪大了,但我有一个花园,足以支撑我的家庭。请告诉我一些事情。事到临头,必有重赏。”

  媒人一听,以为张的神经有问题,站起来骂了他一顿,气得扭腰就走。

  几天后,张邀请媒人来谈这件事。媒人说:“我知道你还是不放弃。”我建议你好好想想,一个好女孩。你怎么能嫁给一个看着花园的老人呢?”

  张老郭笑着对媒人说,“这一切我都想过了。给我讲讲。如果它不起作用,那么我知道我的生活是糟糕的。”

  媒婆拗不过,逆着险跟魏怒说。

  舒威勃然大怒,冲着媒人喊道:“你以为我家穷吗?看不起我?”

  宗保很快解释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只是张被缠着,我不得不告诉你他的想法。”

  舒威心想:一个看着花园的可怜的老人来袭击我的女儿。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突然想出了一个计划,叫这个可怜的老人早点收回他的妄想。他说:“你告诉张老郭,如果张老郭今天能付5000元,我就答应这门亲事。”

  媒婆急忙把这事告诉张,张答应了。在首先感谢媒人之后,他开车带着钱来到舒威的家。

10.jpg

  舒威大吃一惊,急忙说道:“啊!我只是想开个玩笑,以为他拿不出这么多钱。既然他已经把钱送来了,我该怎么办?”舒威左右为难,派人去征求女儿的意见。

  当我女儿听说她父亲答应给她一个干瘪的老头时,她没有生气。她平静地说,“这似乎是命运!”

  舒威看出她的女儿无意反对,因为她不能违背诺言,她不得不同意这桩婚姻。

  张幸福地娶了的女儿,从此,他更加勤奋地工作。每天早起,照顾花园里的水果和蔬菜,推着车去蔬菜市场卖蔬菜和水果。张的媳妇每天在家洗衣服

  做饭和做各种家务,她无怨无悔地跟着张。

  有些的亲戚不太喜欢张,因为他又老又丑。他们都责备舒威说:“即使你的家庭很穷,你也不会把你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老人!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,你还是把他们赶走的好,这样才不会留下来,让人看起来很生气!”

  舒威也这么想。然后,几天后,舒威准备了餐桌,并邀请了张老郭夫妇。晚餐时,舒威表现出一点让他们离开的意思。

  张听出了的声音,说道,“你不用担心。原来我们不是因为担心你担心我们才离开这里的。既然你讨厌我们,我们明天一早就走。我在吴王山下有一所房子。”

  第二天拂晓,和妻子张来到告别。张对说:“以后你要是想你女儿,可以让你儿子来山南找我们!”说完,的女儿骑上了驴,张和开车走在后面。

  花开花落,五年过去了,却不知不觉。非常想念她的女儿,舒威派她的儿子方毅去找张老郭。方毅来到吴王山的南面,遇到了一个正在耕地的农民。他走上前去问:“请告诉我,张老郭的家人住在哪里?”

  农夫听到后,放下犁,惊讶地看着正义的一面。他弓起双手说:“大郎现在为什么来这里?张的家离这里很近,我带你去!”说完,他领着义往东方方向走去。登上一座山,远远望去,只见山脚下第一个朱胡甲,亭台楼阁,花木繁茂,鲜云美云,仙鹤孔雀在里面飞来飞去。

  农夫指着这座大房子说:“看,这是张老郭的庄子!”

  当方毅听到这些时,他非常惊讶。原来,张是那么有钱!

  他来到庄子,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官员带领方毅到一个大厅。大厅里装饰着名贵的珍宝,香气四溢。

  突然,一个清脆的声音逐渐传来,两个女仆从里面走了出来,都很英俊。他们对方毅说:“大郎,请跟我来!”这时,有十多个女仆成群结队地走在正义的一方前面,领着水池向前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看见一个戴着旅行皇冠的男人,脚上穿着猩红色的衣服和红色的鞋子,慢慢地走了出来。一个女仆带着正义的一方去拜访她。方毅来看这个相貌英俊、气质非凡的男人。仔细看,啊,这不是张吗?

  当张遇到的时候,他淡然地说:“世界上的人都忙了一辈子,一点自由都没有,你在日常生活中用什么来娱乐呢?”然后,他请方毅坐下,说:“你妹妹正在梳头,她很快就会看到她的!”

  不久,一个女仆走出来说:“我的夫人已经梳好了头发!”说着,领着义方去见他妹妹。当我到达正门时,我看到这个房间以百里香科为梁,龟甲门,碧玉窗和珍珠窗帘。门前的台阶光滑如玉,我不知道是什么。他的妹妹更加娇艳,衣服也更加华丽,这在世界上是罕见的。姐姐和哥哥见了面,只是互相问候,问他们的父母他们过得怎么样,他们不是很亲热。

  吃饭的时候,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,还有很多方毅叫不出名字的菜肴。饭后,张安排留在里间大厅。

  第二天一早,当张正在和说话的时候,一个丫环走过来,在张的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  张笑吟吟地说:“今天家里有客人,晚上怎么能回来?”然后,我转过头对方毅说:“我今天要去蓬莱,贤姐跟我一起去。你先在这里休息,我晚上一定回来!”说完,他礼貌地拱了拱手,然后走出了房子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看见院子里升起了五色的云,上面有凤凰在飞,还有竹韵。张和的妹妹都有一个很好的风烧伤,和10多个追随者骑白鹤。冉冉向空中航行,然后离开了东方。

  张离开后,留在了庄子。女仆们不时为他端茶倒水,那种态度被伪装成客人。天快黑的时候,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音乐声,张和的妹妹下来了。饭后,他对方毅说:“我们一个人住在这里,也很孤独,但这是神仙的住处,俗人不能来。虽然你注定要来,但你不能停留太久。明天再去吧!”

  第二天,方毅的姐姐来和方毅告别。她让方毅告诉她的父母她过着美好的生活,所以她不用担心。

  张还对说:“它离世界很远,所以我不会写信!”之后,我拿出400两黄金给了方毅,并送给他一顶很酷的旧帽子,说:“如果家里的钱用光了,你可以把这顶帽子带到扬州去找一个卖药的国王,他会给你钱的。一千万!”于是,易向他们告别。

  方毅找到了路,带着钱回家了。他详细地告诉家人他所看到的和他所看到的,他们都非常惊讶。谁也说不清张是神仙还是妖怪。

  十几年后,家里花光了带回来的钱,想去王那里取钱。方毅觉得这件事很可笑,心想:“你这样去找王老,不是给张老郭写了一封信。这顶破帽子怎么能卖1000万元呢?”

  几天后,家里陷入了大麻烦,所以我请方毅取钱。他们说,“去拿吧!如果你得到了它,那自然是一件好事;我不能得到它,也没有损失!”

  来到扬州,按照张留下的地址,毫不费力地找到了王的药店。当他看到王老在整理药的时候,他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说道,“张让我来找你提取1000万元。这顶酷帽子是一种象征。”说完,把凉帽递了过去给张。

  王老接过帽子,半信半疑地说:“钱是有的,但你的帽子是真的吗?”

  义方焦急地问:“为什么,你不知道这顶帽子?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小女孩从房子里出来了。她生气地用清晰的声音说,“让我看看,我认识她!张有一次路过这里,让我给他缝一顶帽子。当时我找不到黑线,就用红线缝了起来!”当我拿起帽子时,我看到有一个缝有红线的补丁,这表明这一定是张的帽子。王给了1000万元。

  当回到家时,大家都相信张是个仙女。这时,深深地思念着张,越来越想念他的女儿,便请到山的南边去寻找。但是方毅走了之后,他找不到最后一条路了。他问了很多人,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张的庄子在哪里。正义的一方必须痛苦地回来。过了几天,他去扬州找卖药的王。没想到,王也不见了。

  几年后,偶然到扬州玩,走在街上,忽然看见的奴才张走过来说:“大浪家怎么样?”虽然你姐姐不能回去,但她知道家里的一切。就像在你身边一样。之后,她从怀里掏出10万金递给方毅,说:“是我老婆让我给郎先生的。”张和王老正在这家饭店喝酒。请等一下,让我进去宣布!"

  义正方便地坐在酒店的招牌下等待。到了晚上,他们还是不见出来。心里正纳闷,方艺走进了酒店。我看见楼里到处都是喝酒的人,但也有两个老人在里面,没有张的仆人。当方明从她的口袋里看到金子时,那是真的金子,他惊奇地回到了家。就这样,我在家里住了几十年,也不知道张去了哪里。


标签:

最新文章